冰川大枣

但却令我看破爱这个字

抽空把这个补完了!
连起来看是个小故事~

念在我丢下工作产粮的份上求大家给蔺靖投个票啦~~~爱你们!

【楼诚101】蔺靖恳请惠赐一票!

拉拉票

哇这个棒!那我也一起来提供明信片行吗哲太?

哲学_生活:

大家好我来给蔺靖拉拉票
活动结束后,我会给每个阶段给蔺靖投了两票及以上的朋友发一张蔺靖的明信片,4票及以上的两张明信片+签绘。
虽然不值什么钱但是我好穷只能这样拉一拉票了QuQ
请大家pick蔺靖!

【段花】烟梦·梦(一)

*新坑,AU,依旧慢慢写

*第一人称花爷


那天的风雪实在太大,我总望不清远方。

前尘似梦。前程更似梦。

究竟该如何前行,才能脱出这世间风雪如幕?


【梦】


若论古往今来历朝历代有何令人不安的存在,盗多少得算其一。

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皆忧惧于盗。谁也不想自身财物有失,更不愿霉运加身,丢了性命。有盗存世,便算不得天下太平。

当世有盗。天下三盗。

冥火僧、千面狐、白衣段云。


我就是那千面狐。

我叫花道常。

世人传我有千般变化,千张面孔。天真的孩童、踉跄的老者、妩媚的妇人、俊秀的书生。任何擦肩而过的人都可能是我,我可能是任何你不曾注意或曾经注意的人。...

如今却忆江南乐,当时年少春衫薄。

骑马倚斜桥,满楼红袖招。


【楼诚101】蔺靖恳请惠赐一票!

最后还是背上了……

晨:凌霄缠着树,就像你现在缠着我一样。
琰:…………

蔺晨,卒。


【楼诚101】蔺靖恳请惠赐一票!

脑一个景琰脚受伤阁主给他包扎之后景琰死活不肯让阁主背于是阁主就地躺倒留他一人苦恼的小日常……

【楼诚101】蔺靖恳请惠赐一票!

【笛花】雪落少师剑·终

雪落少师剑·序 /  /  /  /  /  /  /  /  /  /  / 

————————


屋中燃着火盆。他未及睁眼,已听到细碎的木炭炸裂声。

“好了,总算醒了。万幸万幸。”青年的声音比梦中清亮些,一如百川院初遇之时。

他勉力睁眼。

这里是百川院,并不是他那间破破烂烂、却被笛飞声收拾得整整齐齐的小院子。

屋外却如梦中一...

【笛花】雪落少师剑·梦

雪落少师剑·序 /  /  /  /  /  /  /  /  /  / 

————————


窗外的雪,果然又开始纷纷扬扬。

蓝衫青年捧着茶盏瞧了半晌,忽然道:“听闻李先生,是昔日威震江湖的四顾门门主?”

李莲花如临大敌,赶忙道:“非也非也……想那李相夷是何等人物,我怎会是他呢!非也非也……”

青年笑道:“此事已天下皆知,先生便是反驳,也是枉然呀。”...

【笛花】雪落少师剑·忆

雪落少师剑·序 /  /  /  /  /  /  /  /  / 

————————


笛飞声向来不畏痛。越痛,越叫他气血贲张、战意大盛。

可此刻这痛,却令他片刻心惊。

自什么时候开始,他也会受不得另一人苦,受不得另一人痛,受不得另一人死?

天上地下,穷尽此生,怕是也只有这么一个人而已。

每个人的生命中总会遇上重要的人。只要活着的日子够长,只要身处人世,那个重要的人终会...

【笛花】雪落少师剑·痛

雪落少师剑·序 /  /  /  /  /  /  /  / 

————————


笛飞声并不愚笨。

他只是太执着。

执着到连自己都不愿承认,那早就明明白白、清清楚楚昭示出的答案。

白衣的话像一点灯,在这昏昧的风雪中蓬勃,亮了眼前那片朦朦胧胧的晦暗。

他忽然笑了笑,慢慢点了点头,说:“对,很重要。”

他今日已笑得太多。

笛飞声很少笑。偶尔笑起,总有种淡漠的冷冽讥诮之感。

此时的笑,却居然...

1 / 14

© 冰川大枣 | Powered by LOFTER